诺兰是一个教,他始终膜拜一样东西
2020-09-10 20:24:49
  • 0
  • 0
  • 1

来源:原创 深焦DeepFocus

在这期节目中,我们探讨了以下这些内容:

  • 从来没有人物的诺兰电影,靠什么吸引观众?
  • 诺兰电影的“拜物”如何体现?
  • 《信条》在诺兰作品中处在什么水准?
  • 很多时间题材动漫都比《信条》好?
  • 观众为什么如此喜爱解读诺兰电影?
  • ……

大概谁也没想到,《信条》已经成为克里斯托弗·诺兰迄今为止口碑最两极的电影。它在豆瓣和IMDb纷纷跌破8分,在中国大陆的票房表现也不及预期。如果我们再由此联想到《信条》在之前被捧到的“业界救市主”地位,它现今遭遇的境况,的确有点尴尬。

不过这种境况或许是因为,《信条》本身就是一部很极端的电影。诺兰在其中不再强调爱、人性、“何为英雄”、“何为现实”之类大命题,而是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对叙事游戏的建构和打磨上。这让影片故事的复杂程度即使与《记忆碎片》和《盗梦空间》相比,也在呈指数级增长,却也让诺兰被屡屡诟病的缺点——场面调度乏力,情感缺失,内核浅薄,人物扁平功能化——暴露得更为明显。而叙事框架的俗套(经典间谍动作片格局)和叙事游戏本身的过于复杂(不同时间线在同一空间中的抵牾、冲撞),也让许多观众在观影过程中,逐渐失去了好奇心。

但不管怎么说,《信条》都是一部野心勃勃的巨作。作为一个既极具主见又善于顺应时代的导演,诺兰的成长与“退”变,都在其中显露无遗。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