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 孙宇晨现身旧金山公寓,团队讲述竞拍巴菲特午餐全程
2019-07-25 10:00:23
  • 0
  • 1
  • 0

来源:财经杂志

当被问到“生病了为什么没有休息”,孙宇晨告诉《财经》:“我们市值都跌成这样了,蒸发了7-8亿美金,我再怎么样还不得去工作?”

 (图片来自孙宇晨Twitter)

文 |《财经》记者 刘泓君 张颖馨 发自旧金山 北京

编辑 | 宋玮

在外界质疑声中,孙宇晨“因病”取消巴菲特午餐一事,正在持续发酵。

7月23日凌晨,拍下巴菲特午餐的波场TRON创始人孙宇晨在微博上发布消息称,“本人因突发肾结石正于医院治疗,因故取消与巴菲特先生的午餐会面。”

可就在7月19日,《财经》记者还在位于旧金山的孙宇晨办公室见到他,当时他正与两名员工开会。那时巴菲特的午餐尚未取消,孙宇晨还在筹划邀请第四名午餐嘉宾,他看上去状态不错。

据财新网7月22日、23日报道,多方信源显示孙宇晨名字仍在被限制出境的边控名单上,且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办公室,已经向公安部门发函,因其涉嫌非法集资、洗钱、涉赌、涉黄等多项事由,建议对其立案调查。这些报道公开后,很多业界人士相信,孙宇晨应当已被监管机构纳入重点盯防对象。

多名人士最近两天相继向孙宇晨求证他是否被边控?孙宇晨说自己并不知道此事,然后又反问《财经》记者:“通知文件在哪里?”

7月23日,他在美国社交媒体上放出在旧金山家中的视频,试图证明他近期人在美国。

熟悉相关法规的人士解释,边控通常不会向当事人直接发文字凭证,仅在本人出入海关时才有机会验证。知情人士称,孙宇晨今年以来基本在中国大陆之外活动,近期是否有出入境记录以及是否真被边控,有待权威机构进一步信息确认。

外界质疑孙宇晨取消巴菲特午餐是否真因为肾结石等原因,《财经》记者向他求证时,他未能出示医院证明,只说现在旧金山家中静养。有知情人士分析认为,取消午餐的原因之一或是孙宇晨近期太过高调,监管认为其试图通过舆论扩大声势。

当被问到“如果生病了,为什么没有休息”时,孙宇晨说:“我们今天市值都跌成这样了,蒸发了7-8个亿美金,我再怎么样还不得去工作。”

2019年7月1日,“超级波场社区APP”疑似冒充波场官方,诱骗用户充值,后无法提现。根据公开资料,波场办公地点在海淀,《财经》记者致电海淀区经侦大队,对于是否立案,其回应称目前未受理相关案件。与此同时,记者联系与波场相关的金融监管机构,有关人士对孙宇晨是否被“边控”等问题,未予以明确回应。

《财经》记者还收到一封巴菲特午餐注册邮件的反馈,虽然在旧金山的巴菲特午餐取消了,但原计划于7月25日午餐后下午5点半到晚上10点在旧金山的餐后聚会照旧。波场向媒体发布的信息显示,午餐时间将另行安排。

孙宇晨方面此前宣布,与巴菲特的午餐准备于7月25日在旧金山Quince米其林三星餐厅举行。孙宇晨旗下的BitTorrent通过eBay,最终以456.7888万美元竞拍下巴菲特的慈善午宴,这笔钱将按巴菲特午餐的惯例,捐给格莱德基金会(Glide Foundation)。

据悉,孙宇晨方面已经于6月5日付清上述款项。7月22日早晨,他公司旗下一名员工志愿者,还额外给格莱德基金会捐助了10万美元。格莱德慈善基金会新闻发言人Petra Tuomi向《财经》记者确认上述捐赠信息属实,并强调何时重启午餐,孙宇晨团队是主导方。

7月23日,孙宇晨在美国社交媒体上放出他在旧金山家中的照片,背景是旧金山标志性的景点海湾大桥(Bay Bridge)。紧接着,孙宇晨附上了一段9分40秒的视频,孙宇晨站在客厅的一角,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旧金山海湾大桥风景。

视频中他状态正常,他的商务拓展经理和国际公关总监也出现在视频中。他回复网友:“不,这是在旧金山,我希望我是在迈阿密。”

巴菲特午餐风云

“Bay Bridge很漂亮,我和我们负责沟通的伙伴,也是我的保安。”孙宇晨在7月23日中午在社交媒体上称。

他提到的人是波场负责国际公关的Cliff Edward,也是帮助孙宇晨运作整个巴菲特午餐的人。Edward曾经在《彭博商业周刊》做过12年记者,也担任过Netflix的公关,于2018年11月加入波场负责该公司的国际公关业务。孙宇晨曾经开玩笑称:“因为他长得结实,总有人把他当做我们的保安。”

Edward告诉《财经》记者,孙宇晨从2018年就想拍巴菲特的午餐了。孙宇晨初中开始炒股,并从那个时候了解巴菲特。但巴菲特在媒体上发表了诸多不看好加密货币的言论,他当时的想法是想和巴菲特交流一下,告诉巴菲特为什么比特币好。

巴菲特的午餐拍卖开始于今年5月底。今年是巴菲特午餐20周年,也是拍卖格外火爆的一年。该午餐拍卖筹集的钱将全部捐给格莱德基金会,该基金会位于美国旧金山,为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贫民和药物滥用者提供食物、医疗和其他服务。

竞拍在线上线下同时进行,孙宇晨团队在线上匿名参加。起初,孙宇晨留给巴菲特午餐的预算是400万美元。很快,价格超过了他们的上限。Edward请示孙宇晨是否不惜一切代价拍下午餐,当对这一点明确之后,他们进一步追加预算。

在拍卖过程中,有两个人一直在跟他竞争,在eBay官网经过18轮叫价后,孙宇晨以高于第二名100美元的优势拿下巴菲特的午餐,成交价456.7888万美元。比起去年的高峰330万美元,今年成交价创下历史新高。

成交后,巴菲特团队打电话来感谢孙宇晨团队拍下慈善午餐,并征求他们的意见是否公开。孙宇晨团队花了3天时间准备新闻稿与确认万无一失后,在社交媒体上连发18条关于巴菲特午餐的信息。

在此期间,孙宇晨隔三差五放出一些巴菲特午餐嘉宾,他与王思聪、搜狗CEO王小川互怼,还在Twitter账户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巴菲特的午餐很快成为社交媒体热点话题。

竞拍巴菲特午餐的钱并不来自于孙宇晨个人。这笔钱来自于Rainberry.inc公司。

2018年6月,孙宇晨1.4亿收购了BitTorrent.inc,这家公司曾在2017年初低调改名为Rainberry Acquisition .inc。孙宇晨告诉《财经》,真正收购的公司名是Rainberry这家公司,如果把BitTorrent协议看成一个整体,该协议由各种开发团队维护,Rainberry就是BitTorrent协议的主要开发团队之一,他还类比了比特币与其主要开发团队公司BlockStream的关系。

BitTorrent.inc团队没有对改名做出任何解释,《财经》记者查询发现,Rainberry没有公司网站,没有Linkedin,也没有在任何官方网站(旗下的BitTorrent.com或uTorrent.com)提及。州政府文件显示,Rainberry公司在2018年4月23日公司控制人变更为孙宇晨。

孙宇晨称Rainberry是家盈利公司,每年广告收入就有2500万美元。之所以选择Rainberry作为付款方,是因为Rainberry与格莱德基金会都为旧金山公司,且Rainberry的员工之前就已经开始为该慈善组织做志愿者。

Edward透露,在拍卖前还需要出示银行账户信息,证明资金实力。他为此找了律师,并打印了该公司的银行资金证明。《财经》记者独家了解到,原本于7月25日午饭的Quince餐厅,早已被孙宇晨团队包场,且已经付给餐厅10万美元。

如果一切按孙宇晨的计划进行,巴菲特的午餐可能会发酵成为一个火爆话题。

在BitTorrent原本的媒体计划中,在7月25日当天,巴菲特会与孙宇晨有一个餐前媒体发布会,以外媒为主;之后,CNBC会给双方一个各30分钟的采访直播,直播完成后巴菲特搭乘当日航班离开旧金山。之所以今年比较隆重,另一个原因是今年是巴菲特慈善午宴20周年。与巴菲特午宴合作20年的格莱德慈善基金会发言人对于上述采访计划不予置评。

孙宇晨争议难消

早在巴菲特午餐掀起讨论之前,孙宇晨一直是一个话题人物,公众及监管部门对他的质疑不断:他在北京做的“陪我APP”涉嫌色情交易;波场项目发家初期涉嫌ICO非法募资。在2017年“九四禁令”后,孙宇晨起初坚决不退币,直到9月20日才按照监管要求原路退币。此外,他经营的波场公链,被认为以赌博类项目为主,且可以在中国境内打开。

而引发监管热议的,还是“波场超级节点APP”卷款逃跑事件。

近日,《财经》收到一群疑似公安与闹事人员聚集在北京波场办公室门口的视频。波场超级社区APP今年年初开始,用传销式的推广方式吸引用户注册,通过完成拉人头的操作获取更多波场币。6月30日,该社区称暂停提现,疑似跑路。7月1日,一名署名为“夏冰”的中年妇女遗书与割腕照迅速流传开来,资金盘崩盘恐慌言论出现。

所谓的“波场超级社区APP”,英文全称叫做“TRX·μTorrent Super Community”。这个社群声称是波场27个超级节点uTorrent的一个项目,过去,该项目曾在宣传稿中称:“μTorrent是全球排名第一的BT下载客户端,2006年BitTorrent.inc完成对μtorrent的收购。”孙宇晨又继续在2018年收购了BitTorrent .inc。

“波场超级社区APP”项目于2019年1月份出现,曾数次有用户问孙宇晨这个项目与TRON之间的关系,孙宇晨未做任何回应。

直到今年7月1日出事后,孙宇晨才在微博辟谣称请大家“警惕资金传销盘”。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