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才是撑起华语乐坛的另一半壁江山
2020-10-25 10:52:37
  • 0
  • 0
  • 0

来源: 奇遇电影   

有个流传很广的说法,过去华语乐坛半壁江山是由日本女歌手中岛美雪撑起的。

这个说法一点不夸张,自从1978年徐小凤把雪姨的《雨が空を捨てる日は》翻唱成《人生满希望》开始,在接下来的近30年里,她的歌,曾被中港台各种歌手翻唱。

中岛美雪,「华语乐坛的半壁江山」

可以说,没有她,就没有王菲(在港沉沦多年,最终靠改编雪姨1979年的一首老歌成为《容易受伤的女人》一炮而红);陈慧娴、郑秀文、任贤齐、范玮琪等等皆「受惠」于她。

其实这很容易理解,在80年代港台文化刚开始蓬勃,本地创作人才还远远跟不上市场发展的需求,「拿来主义」既是借鸡生蛋,也是很好锻炼人才的方式。

日本早在60年代末、70年代开始,「新音乐」方兴未艾,80年代的City-pop热潮更是神奇地在40年后在全世界文艺复兴,他们实在有太多经验可供借鉴了。

如果说中岛美雪是养活当时华语音乐特别是港台音乐半壁江山的老祖母,那么,另一半江山,毫无疑问就是由玉置浩二和他的乐队「安全地带」撑起来的。

玉置浩二与安全地带,左下便是玉置浩二

玉置浩二与他的安全地带乐队更夸张。

翻开80、90年代的港乐流行史,几乎没有哪个歌手是没有翻唱过他的歌的。

从80年代的谭咏麟、陈百强、李克勤、陈慧娴、张学友、张国荣,到90年代的黎明、郭富城、陈奕迅,许多港台歌手的经典代表作,都是改编自玉置浩二的原曲。

每一次玉置浩二与安全地带开演唱会,都是一次港乐原曲展。

今年安全地带最新发行的专辑,甲子园演唱会Live

他对香港乐坛的影响力有多大?

许冠杰曾把他写进歌曲里,「她使我消瘦渐变树枝,和忧郁得似,玉置浩二。」(《心思思》)

陈奕迅曾说:「我在香港看玉置浩二的演唱会,全部是日语,一句都听不懂,可是我哭了九遍!」

玉置浩二和中岛美雪一样,都是为数不多的,从昭和时代就出道活跃至今的日本歌手。

巧的是,在12月,这两位半壁江山还会同时发新碟,中岛美雪将发一套双碟的超级精选,而玉置浩二,则会发他时隔六年后,全新的专辑,《巧克力宇宙》(Chocolate cosmos)。

时隔六年,玉置浩二终于发新专辑了!

《巧克力宇宙》将收录玉置浩二这些年他给别的歌手写的歌,由他自己亲自翻唱。

创作力之绵延旺盛,玉置浩二堪称是这个时代的超级唱将。

01

知乎上有个问题,「如何评价玉置浩二在日本乐坛的影响力」。

毋庸置疑,在1983-1988年之间,安全地道不断推出畅销单曲;即便是后来单飞的玉置浩二,1996年还凭《田园》创造过近百万销量的巨大成功。

玉置浩二几乎没有过低潮期,时不时,他便会创造出爆款,长盛不衰,不像其他日本歌手一样,要么早早隐退,要么起伏跌宕。

他简直太稳了。稳到大家几乎习以为常,好像他不曾有过高潮也不曾有过低潮一般。

不过在日本,他的争议一直伴随身后。

与中岛美雪齐名的唱作女王松谷任由实曾批评他的作曲风格过于单一,「像小学生一般」。

但同时,City-pop教父山下达郎评价他是「日本最被低估的音乐人」,德永秀明说他是「日本最好的歌手」。

他的歌,仿佛有一种魔力,他那魔王一般的、深具穿透力的歌声,每一首歌都近乎撕心裂肺,用民谣、用摇滚的方式,仿佛能把你心中的苦闷如刺破装满水的气球,瞬间喷发而出。

玉置浩二式的「忧郁」,正是40多年来打动听众的密码。

和安全地道的其他四位成员——

矢萩涉——电结他

六土开正——低音电结他 / 电子琴

田中裕二——鼓/敲击

武泽丰——电结他

——一样,玉置浩二来自北海道。这也是他一生念念不忘之地,他早年为乐队所写的歌曲题材都是关于北海道。

玉置浩二的外婆是个民歌手,在他三岁时就在他耳边吟唱关于爱情的歌曲。

1972年,还在念初二时的玉置浩二,与转校生武泽丰成为同学。

次年,他和武泽丰组建了一支车库乐队,是为他们的元年。

关于为何有组建乐队的念头,1982年玉置浩二接受电视节目采访时说,是因为他当时在电视上看到「老虎乐队」(The Tigers)——当时日本最火的少年男子组合,他特别喜欢主唱之一泽田研二,深受启发。

1981年,玉置浩二与正式更名为「安全地带」的乐队首次离开北海道,前往东京成为一名「东飘」。

当时,被誉为日本Bob Dylan的民谣摇滚天王井上阳水看了他们的演出,非常欣赏,于是托了一个朋友牵线联系,井上阳水特意到北海道拜访他们。

后来,玉置浩二回忆说:

「有一天,阳水先生(没有任何通知)就去了北海道。我认识的一个人把他弄过来了。这真是太好了。我看到他,就觉得『他就是那个人』 。从那时起,我就把他当成了我的终身师友。怎么说呢?我就是喜欢这种关系。」

在东京的两三年间,玉置浩二与安全地带乐队一直作为井上阳水的伴奏乐队,从北海道到东京,这几年让他们快速成长起来,无论是舞台演出经验还是创作方向,都得到了近乎质的提升。

井上阳水与玉置浩二合作的《夏の終わりのハーモニー》也成为名曲了

与井上阳水合作了三年,乐队开始觉得有点厌倦这种近乎机械重复的生活了,「我们想过回北海道,但还是想做点什么,所以我们决定出道。我们发行了几首关于北海道的单曲。」

1982年2月,他们在Kitty Records旗下发行了首张单曲《萠黄色のスナップ》(发黄的照片)初试啼声,首次由玉置浩二写曲。

我一直都明白

当生命中耀目的一天来临

终会遇到能够相互分享温柔的人

我相信那就是现在

在发黄的景色中

小小的相机拍下了

在五月春天的微笑中

并肩坐下的我与你

你应该也明白

当生命中美好的一天来临

终会遇到能够相互分享爱的人

这些歌曲仍带有北海道浓浓的乡愁意味,连同其他关于北海道的单曲,都还是小打小闹,安全地带仍在摸索自己的风格与方向。

直到两年后,1984年,他们的新单曲《ワインレッドの心》(酒红色的心)取得突破性的成功,在Oricon排行榜上名列第一。

说起来,这首曲子背后还有个故事。

有一天,刚在池袋结束练习乘坐山手线电车回家的玉置浩二,在路上目睹了「让我感到非常震惊的事情」。

当时,他看到路上有个人用雨伞戳了一个男孩的脸颊,鲜血涔涔流出。

「震惊在于什么?在场的人可能也有同样的感觉,但我却震惊于自己无能为力。我的意思是,这个男孩的脸颊开始流血了。但还是没人说什么……后来,大概过了三站,有女人报案,车站员工把他带走了。但我觉得很难过,因为报案的人不是我。我为什么不说呢?我真的很想回北海道。」

他把这种对于大都市生活的困惑感,全写在了《ワインレッドの心》里。

「当时唱这首歌的时候,我想到了那个男人戳着一个男孩的脸颊,血流了下来。」

《ワインレッドの心》意外地超级畅销,这深刻地改变了玉置浩二与安全地带的命运。

《ワインレッドの心》收录在安全地带第二张大碟中

同年,敏锐的香港唱片制作人也发现了这首畅销大曲,买了他的版权,引进香港,由向雪怀填词,成为粤语歌《酒红色的心》,收入香港歌手谭咏麟发行的第八张粤语专辑《爱的根源》中。

同样,《酒红色的心》也大获成功,成为谭校长传唱至今的首本名曲之一。

02

谭校长当年一曲《酒红色的心》,始让港人第一次真真正正认识了玉置浩二,也有了1985年许冠杰唱的那句「和忧郁得似,玉置浩二」。

此后,香港乐坛仿佛发现了财富密码般,发现了玉置浩二与安全地带这个大宝藏。

因为这首歌,玉置浩二与谭咏麟在85年还有过一次合作

我们罗列一下,香港歌手曾翻唱玉置浩二的经典歌曲:

李克勤 夏日之神话===玉置浩二 I Love You かちはじめょラ

李克勤 怀念她===玉置浩二 情热

李克勤 一千零一夜===玉置浩二 Juliet 

李克勤 蓝月亮===玉置浩二 月に濡れたふたリ 

黎明 一夜倾情===玉置浩二 恋の予感

黎明 黎明前的浪漫===玉置浩二 微笑みに干杯

黎明 如果这是情===玉置浩二 ともだち

黎明 告诉我你会在梦境中等我===玉置浩二 Star

陈慧娴 痴情意外===玉置浩二 碧い瞳のエリス

陈慧娴 冰点===玉置浩二 氷点

张学友 李香兰===玉置浩二 行かないで

张学友 沉默的眼睛===玉置浩二 Friend

张学友 月半弯===玉置浩二 梦のつづき

张学友 情不禁===玉置浩二 Lonely Far

张学友 花花公子===玉置浩二 I’m Dandy

张国荣 拒绝再玩===玉置浩二 じれったい

玉置浩二之受香港乐坛之欢迎,可以说是一时无两。各家唱片公司都纷纷疯抢版权,同一首歌,甚至有不同的翻唱版本,如陈百强和黎明先后就翻唱《恋の予感》为《冷风中》和《一夜倾情》。

其「洛阳纸贵」可见一斑。

80年代,中森明菜、松田圣子、山口百惠等日本歌手在香港也是大热一时,但为何唯独玉置浩二则更为香港乐坛更热衷改编?

大概是与中森明菜们的歌曲风格多变不同,玉置浩二与安全地带的歌,曲式相对简单,更容易朗朗上口;偏向民谣摇滚的风格,更容易打动普罗大众。

港乐代表人物,曾为谢霆锋、容祖儿等写过无数经典的作曲人伍仲衡形容说,「好似好friend咁,你越识音乐,就会越觉得佢劲。」(好像好朋友一样,你越认识音乐就会越觉得他厉害。)

伍仲衡与玉置浩二

玉置浩二与港乐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一次联姻,就是张学友曾翻唱过的《李香兰》。

原曲《行かないで》(不要走)发行于1989年底,原本是玉置浩二怀念和挽留恋人之作,在日本成绩一般,但到了1990年,被张学友翻唱为《李香兰》收录进专辑《梦中的你》中,在华人世界如同燎原般爆红,传唱至今。

多年来,一直有人比较玉置浩二的B小调(Bm)原版和张学友的A小调(Am)翻唱孰强?

其实虽然同曲,但本质上,其实已经是两首不同的歌曲了,各有其妙。

强大的歌者,只会让歌曲成为自己强烈的印记。

Eason和学友,都是玉置浩二粉丝

03

在日本周刊的选举上,玉置浩二与他的伴侣们常年能上「最讨厌夫妇大赏」前两名。

玉置浩二至今有过四段正式的与一段非正式的婚姻,每一次的离合,都满城风雨,上各大综艺头条。

其中与药师丸博子 (薬師丸 ひろ子)从1991年开始维持7年的婚姻,最为轰动。

女方是日本歌影视三栖大明星,13岁出道就和和高仓健演对手戏。17岁就获日本电影学院最具话题演员奖,20岁斩获日本蓝丝带最佳女主奖,是横跨昭和、平成年代的代表女星;

药师丸博子的《水手服与机关枪》也是80年代的印记

男方是日本流行乐坛的超级大魔王,两人的结合,从开始就引起了轰动。

1991年,两人订婚时,一个26岁,一个32岁(玉置浩二),自然而然,就引起了旁观者的侧目。

他们结合时,周刊还用了「药师丸博子终于到达安全地带」的耸动标题。

他们在一起时,大众是祝福的;在玉置浩二而言,这位伴侣,也带给了他无限的灵感和改变。

「自从我认识了我的妻子,我从来没有为我们的事想得太多。她也曾经这样告诉我。我们不仅仅是男女关系,而是超越了男女关系。是她让我的生活成为可能。在这里,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事情。我可以过我梦想的生活。」

结果,到了1998年他们分开时,这场「超越男女关系」的友谊,变成了噩梦。

药师丸博子结束婚姻后,至今未能走出阴影,「与花心前夫玉置浩二的一段失败婚姻,令她难有再婚的念头。」周刊如此报道。

其实婚姻如饮水,冷暖自知。旁人无从判断。

而对于玉置浩二这样的创作者来说,永恒的不断的恋爱、不顾旁人目光,也许才是他持续至今仍有创作动力的源泉。

作为歌迷,我们只要听他的歌就好了。

只要想一想,20世纪结束、21世纪以来,玉置浩二与安全地带,仍能带给我们惊喜,让我们的回忆不止是回忆,还是现在进行时,那就够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